高考改革,不是要增加某一考試的重要性。核心在於招考分離,以打破基礎教育考什麼就教什麼,教什麼才學什麼的應試思路。
  如果能實行這樣的改革,上海的高考改革,就走在全國前列,並實現三中全會《決定》提到的政府宏觀管理、專業機構組織實施、學校依法自主招生、學生多次選擇。
  熊丙奇
  復旦大學自主招生“千分考”昨天開考,這是第9年進行“千分考”,也是“千分考”實施的最後一年。從明年起,復旦自主招生將引入上海高中學業水平考,“千分考”自此謝幕。
  去年底,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(下文簡稱《決定》)公佈,明確提到,要“推進考試招生制度改革,探索招生和考試相對分離、學生考試多次選擇、學校依法自主招生、專業機構組織實施、政府宏觀管理、社會參與監督的運行機制,從根本上解決一考定終身的弊端”。很顯然,改革要立足於擴大學生的選擇權,而不是限制或者減少選擇權。復旦大學用高中學業水平測試成績取代“千分考”,被認為是未來自主招生改革的一個方向,因為高考改革的目的,是為了擴大學生的選擇權,減輕學生的學業壓力。
  有鑒於此,我個人認為,比較合適的方式有二,一是在目前的學業水平測試基礎上,高校可以將學業水平測試成績作為申請者一方面的評價依據,比如,8門科目為A者直接入圍面試,但不作為唯一的評價依據,學校還可通過自主舉行筆試或者允許用聯考成績申請,給考生更大的選擇空間。這與國家教改規劃綱要所確定的“分類考試、綜合評價、多元錄取”是相吻合的。
  在這一方面,上海另外一所高校——上海紐約大學——在今年的自主招生中,就將高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納入,但該校沒有將這作為唯一標準,而是將其作為“優先考慮的條件”之一。同列優先考慮條件的,還包括在省級示範性高中成績排名年級前30名的學生;高中階段參加數學、物理、化學、生物和信息學全國中學生奧林匹克競賽,並獲得省級二等獎及以上的學生;由部分高中校長推薦的學生。這種做法,是可行的。
  二是對學業水平測試進行改革,使其成為真正的社會化考試,包括可在學科考的基礎上,增加類似SAT的學術能力水平測試,每年可舉辦兩到三次,每次成績同樣有效,供學生自主選擇參加、大學自主認可,大學在自主招生中,要求學生提供學術能力水平測試成績。
  如果上海能舉行類似SAT的測試,並將自主招生與集中錄取脫鉤(目前的自主招生,還是與集中錄取相嫁接的,獲得自主招生資格的學生還要求參加統一高考、實行集中錄取),那麼,就真正做到了“教招考分離”——中學自主教學、學生自主選擇參加學術能力水平測試、大學認可統一測試成績,並結合統一測試成績、申請者的中學學業表現(包括高中學業水平學科測試成績)、大學面試考察評價錄取學生。
  如果能實行這樣的改革,上海的高考改革,就走在全國前列,並實現三中全會《決定》提到的政府宏觀管理、專業機構組織實施、學校依法自主招生、學生多次選擇。
  總之,高考改革的核心在於招考分離,以打破基礎教育考什麼就教什麼,教什麼才學什麼的應試思路。高考和高中學業水平測試會成為中學教學的兩根指揮棒,這需要教育部門、學校謹慎決策。
  (作者為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、教授 文章略有修改)
  (原標題:滬高考改革有望走在全國前列需將自主招生與集中錄取脫鉤)
創作者介紹

小額信貸

sl74slgbf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